帮我找几篇好的抒情散文
发布时间:2019-10-06   动态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2-17展开全部快乐是一种感觉 “最深最平和的快乐,就是静观天地与人世,慢慢品味出它的美与和谐。这份快乐,乍一看也许平淡无奇,事实上它深远而悠长。在我,生命的享受就在其中了。”

  生活,永远没有确切的定义。像一杯渐渐冷却的茶水,初时,绝对是绿意盈盈,沉浮过后,波澜不惊。可以是淡然的心境,也可以是逐渐的麻木。

  而快乐,是生命的一部分。我写不出大道理,只一厢的认为:快乐是自己设定的一种感觉。一段童年,一个梦想,一份回忆,亦或一幅画,一句词,一个眼神,都会是快乐的单纯。

  夜渐渐深了。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它沉寂了白天一切的喧嚣,厚重而真实的存在。白天与黑夜,简单的分明。可以,点燃一支烟,听一段轻音乐,思绪随那些袅袅的烟雾,穿过岁月。那些有着明媚阳光的童年,穿尘而来,简单而单纯。

  许多事情就这样流过,像静静流淌的小河。越过田野,淌过青石路,来到屋里时,锅里的水已经煮沸。我添着柴火,最小的姐在灶间,忙着做酥肉。时间很紧,必须在母亲赶集回来前,装着什么都不曾发生过。那是一种简单的快乐,就像哼唱一首歌,简单的音符不会,不懂,算什么?我只要我的快乐。

  仔细想想,童年的快乐像画里的花朵,静静的绽放,永远开在最初。单纯,执着。时间过了,人大了,快乐有了新的定义。虽快乐是简单的一件事,但很多时候,我们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所以我们感觉快乐丢了。于是,幻想做一条自由的鱼,那该多好。其实我们都不知道,鱼在水中快乐吗?它会不会和人一样,孤单寂寞呢?

  也许,鱼儿也有不快乐的时候吧!我想。其实再仔细想想,是否快乐,都不应看表象,而是从心里,自然滋生的一种感觉。

  若有朋自远方来。喝喝小酒,不醉,不闹。将重重扛在了肩头的负荷,轻轻的放下,将一些死死拽着不放的工作,轻轻松开,释然了。心也就变简单了。聊一些轻松的话题,说一些藏在心底的光阴,没有距离,没有虚伪,是惬意。这就是感觉,只有快乐包围。

  人生,有那么多不快乐,往往因为想得太多,在乎太多,计较太多。其实快乐,无处不在,如果,只是如孩子般单纯和简单,也许会更容易寻找到快乐。

  譬如,一段文字,同样可以令你快乐:“我还认为最简单的事物才是抵达的最便捷之途径。你在别处安静的存在,我在这里告诉你八月过后,九月到来。夏天很热,秋天很凉。”

  因为简单,因为淡然,流出的文字,也就释然。只有爱着生活,懂得生活,工行纸黄金实时报价哪里可以查询纸黄金价格是不是根据现货换算的懂得放下,懂的寻找,心中才会享受如此的,淡淡的快乐。

  一幅画,也是如此。你站在它面前,轻易被表象的色彩和构图吸引。再看下去,懂了,那种深藏的意象表达会令你屏息。或许,那是一种感觉,仿佛看到自己倒映在水里的影子,上面落满阳光的颜色,微微颤动着。那是欣喜的表情,那是快乐的诠释。

  尘世间,琐碎太多,记忆不息。一个简单的我,游走在尘世,看月亮落去,看太阳升起,总有时光流逝的凉意。因此,免不了沉醉一些过去。但隔了时间和距离,和回忆对坐,聊起过去那些曾经,才发现压抑的东西,淡了很多。那些曾不愿触及的角落,像一个摆放的花瓶,美丽,诱人,却要认真面对。亦如生活,需要珍惜。

  念至此,我有理由相信:回忆,是一些美丽的亮点。是一种释然的心境。也是一种快乐的时分。

  我很赞成。想起一些小事。正在厨房忙碌的妻对看电视的我说:“如果,你能帮我将青菜洗净,我会有奖励!”我问:“奖什么?”答曰:“多吃几块回锅肉。”回锅肉,那是我的最爱,我欣然去洗。

  另一日,我喝酒时,一杯刚尽,3岁多的儿子突然放下筷子,端起酒瓶,给我盛了满满一杯。看他一本正经的乖巧模样,一家人都乐了。

  也许,这就是真正深刻的快乐,只可自己意会。除了心动,感觉,感激,还有幸福的滋味。

  当然,快乐的感觉远远不只这些。听一首歌,看一片云,一次远行,一次美丽的邂逅……都是快乐的。快乐无处不在,要用心自设。

  上帝从未对世人说过:“天会长蓝,鸟会长啼,花会长开……”但拥有快乐,笑容就会常在,心花就会常开,幸福滋味,就会自然流长。

  心事如菊。壶水,像长长的雨流进一行诗里。应该有个心仪的背影,转身,也只是刹那。可是,多希望那温暖瞬间,是天长地久的一个开始。于是,那些把盏时分:柔和,安静,在诗里,却蓄意隐藏一桩等待的心事。

  壶的一半,是墨绿胶质,掩了一半的记忆。相信若有等待的事件,一边徐徐淡定的柔美,一边掩蔽着尘世最疯狂的花絮。

  开在水里的菊,米白,清澈,透明。若单纯的白不足将其画神,你加一点柠檬黄,再加一点绿,那质感里就隐隐透出浅浅的象牙色,很微妙。像一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私语。顺着米白延伸,咖啡匀染,花蒂处,深深的灰绿渡舟轻移。水域幽深处,心怀温柔,你是否留意过?

  一朵菊的轻柔,在水里被你弹落。那段曲,奏成一道婉约。水意的,缓慢的。就像某个等待的黄昏,风云里升起一片水墨,记忆,恍惚在花香里,盛开一朵,一朵。

  固然,若干无由的想象,只是失语的姿态。但在烦躁,喧嚣的尘世,至少也让情节在片刻里多了抹亮光。深究是无痕的,只在多年后翻阅这些浅浅的文字时,希望心还是暖暖的,至少一些记忆,可以寂静的开着甜美。

  想到这些,我又怀念年少养菊的日子。那时栏外,遍地花语。坐在梦里,看菊的眼眸深长,诗意。那些醉墨亮起的花蕾,在墙角,拼凑若影若现的心事。我们阐释一场虚拟的光阴,却不知,被时间打乱的文字游戏,原有着怎样的一种明朗和安静。

  阳光微凉的时分,如果推开窗子,你会发现,壶上光源,它亦是有着潮湿的心事。沿着旧旧的时间,幽深的铺下来,被倒影的事物就越来越远,悄然无声。此刻,只有你自已知道,这样寂静沉浮在水里的菊,让人惊见自已所有的前尘,教人黯然。

  如果,用笔薄薄画出菊的美,你可见到那种颜色里若断若续的情丝,带一点点的幽怨。若有光线掉在那窗外的枯枝,你要相信,某一瞬间的伤感和喜悦都来自一些事事而非的记忆。像在梦境,终要离开的。而我们,除了心生惆怅撒手放开,还能做什么?

  2014-02-17展开全部荷塘清韵 季羡林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我脑袋里保留的旧的思想意识颇多,每一次望到空荡荡的池塘,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念。有池塘就应当有点绿的东西,哪怕是芦苇呢,也比什么都没有强。最好的最理想的当然是荷花。中国旧的诗文中,描写荷花的简直是太多太多了。周敦颐的《爱莲说》读书人不知道的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他那一句有名的香远益清是脍炙人口的。几乎可以说,中国没有人不爱荷花的。可我们楼前池塘中独独缺少荷花。每次看到或想到,总觉得是一块心病。

  有人从湖北来,带来了洪湖的几颗莲子,外壳呈黑色,极硬。据说,如果埋在淤泥中,能够千年不烂。因此,我用铁锤在莲子上砸开了一条缝,让莲芽能够破壳而出,不至永远埋在泥中。这都是一些主观的愿望,莲芽能不能够出,都是极大的未知数。反正我总算是尽了人事,把五六颗敲破的莲子投入池塘中,下面就是听天命了。这样一来,我每天就多了一件工作:到池塘边上去看上几次。心里总是希望,忽然有一天,小荷才露尖尖角,有翠绿的莲叶长出水面。可是,事与愿违,投下去的第一年,一直到秋凉落叶,水面上也没有出现什么东西。经过了寂寞的冬天,到了第二年,春水盈塘、绿柳垂丝,一片旖旎的风光。可是,我翘盼的水面上却仍然没有露出什么荷叶。此时我已经完全灰了心,以为那几颗湖北带来的硬壳莲子,由于人力无法解释的原因,大概不会再有长出荷花的希望了。我的目光无法把荷叶从淤泥中吸出。

  但是,到了第三年,却忽然出了奇迹。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在我投莲子的地方长出了几个圆圆的绿叶,虽然颜色极惹人喜爱,但是却细弱单薄,可怜兮兮地平卧在水面上像水浮莲的叶子一样。而且最初只长出了五六个叶片。我总嫌这有点太少,总希望多长出几片来。于是,我盼星星、盼月亮,天天到池塘边上去观望。有校外的农民来捞水草,我总请求他们手下留情,不要碰断叶片。但是经过了漫漫的长夏,凄清的秋天又降临人间,池塘里浮动的仍然只是孤零零的那五六个叶片。对我来说,这又是一个虽微有希望但究竟仍是令人灰心的一年。真正的奇迹出现在第四年上。严冬一过,池塘里又溢满了春水。到了一般荷花长叶的时候,在去年飘浮着五六个叶片的地方,一夜之间,突然长出了一大片绿叶,而且看来荷花在严冬的冰下并没有停止运动,因为在离开原有五六个叶片的那块基地比较远的池塘中心,也长出了叶片。

  叶片扩张的速度,扩张范围的广大,都是惊人地快。几天之内,池塘内不小一部分,已经全为绿叶所覆盖。而且原来平卧在水面上的像是水浮莲一样的叶片,不知道是从哪里聚集来了力量,有一些竟然跃出了水面,长成了亭亭的荷叶。原来我心中还迟迟疑疑,怕池中长的是水浮莲,而不是真正的荷花。这样一来,我心中的疑云一扫而光:池塘中生长的真正是洪湖莲花的子孙了。我心中狂喜,这几年总算是没有白等。天地萌生万物,对包括人在内的动、植物等有生命的东西,总是赋予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扩展蔓延的力量,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抗御。只要你肯费力来观察一下,就必然会承认这一点。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就是我楼前池塘里的荷花。自从几个勇敢的叶片跃出水面以后,许多叶片接踵而至。一夜之间,就出来了几十枝,而且迅速地扩散、蔓延。不到十几天的工作,荷叶已经蔓延得遮蔽了整个池塘。从我撒种的地方出发,向东西南北四面扩展。我无法知道,荷花是怎样在深水中淤泥里走动。反正从露出水面的荷叶来看,每天至少要走半尺的距离,才能形成眼前这个局面。光长荷叶,当然是不能满足的。

  荷花接踵而至,而且据了解荷花的行家说,我门前池塘里的荷花,同燕园其他池塘里的,都不一样。其他地方的荷花,颜色浅红;而我这里的荷花,不但红色浓,而且花瓣多,每一朵花能开出十六个莲瓣,看上去当然就与众不同了。这些红艳耀目的荷花,高高地凌驾于莲叶之上,迎风弄姿,似乎在睥睨一切。幼时读旧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爱其诗句之美,深恨没有能亲自到杭州西湖去欣赏一番。现在我门前池塘中呈现的就是那一派西湖景象。是我把西湖从杭州搬到燕园里来了。岂不大快人意也哉!前几年才搬到朗润园来的周一良先生赐名为季荷。我觉得很有趣,又非常感激。难道我这个人将以荷而传吗?前年和去年,每当夏月塘荷盛开时,我每天至少有几次徘徊在塘边,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吸吮荷花和荷叶的清香。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我确实觉得四周静得很。我在一片寂静中,默默地坐在那里,水面上看到的是荷花的绿肥、红肥。

  倒影映入水中,风乍起,一片莲瓣堕入水中,它从上面向下落,水中的倒影却是从下边向上落,最后一接触到水面,二者合为一,像小船似地漂在那里。我曾在某一本诗话上读到两句诗: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作者深惜第二句对仗不工。这也难怪,像池花对影落这样的境界究竟有几个人能参悟透呢?晚上,我们一家人也常常坐在塘边石头上纳凉。有一夜,天空中的月亮又明又亮,把一片银光洒在荷花上。我忽听扑通 一声。是我的小白波斯猫毛毛扑入水中,她大概是认为水中有白玉盘,想扑上去抓住。她一入水,大概就觉得不对头,连忙矫捷地回到岸上,把月亮的倒影打得支离破碎,好久才恢复了原形。今年夏天,天气异常闷热,而荷花则开得特欢。绿盖擎天,红花映日,把一个不算小的池塘塞得满而又满,几乎连水面都看不到了。一个喜爱荷花的邻居,天天兴致勃勃地数荷花的朵数。今天告诉我,有四五百朵;明天又告诉我,有六七百朵。但是,我虽然知道他为人细致,却不相信他真能数出确实的朵数。

  在荷叶底下,石头缝里,旮旮旯旯,不知还隐藏着多少骨朵,都是在岸边难以看到的。粗略估计,今年大概开了将近一千朵。真可以算是洋洋大观了。连日来,天气突然变寒,好像是一下子从夏天转入秋天。池塘里的荷叶虽然仍然是绿油一片,但是看来变成残荷之日也不会太远了。再过一两个月,池水一结冰,连残荷也将消逝得无影无踪。那时荷花大概会在冰下冬眠,做着春天的梦。它们的梦一定能够圆的。既然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我为我的季荷祝福 故都的秋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雕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一个人夹在苏州上海杭州,或厦门香港广州的市民中间,浑浑沌沌地过去,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

  不逢北国之秋,已将近十余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象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到了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教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象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扫街的在树影下一阵扫后,灰土上留下来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沈的地方。

  秋蝉的衰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象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

  在灰沈沈的天底下,忽而来一阵凉风,便息列索落地下起雨来了。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青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著着很厚的青布单衣或夹袄曲都市闲人,咬着烟管,在雨后的斜桥影里,上桥头树底下去一立,遇见熟人,便会用了缓慢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互答着的说:

  北方的果树,到秋来,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都会一株株地长大起来。象橄榄又象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小椭圆形的细叶中间,显出淡绿微黄的颜色的时候,正是秋的全盛时期;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北风就要起来了,北方便是尘沙灰土的世界,只有这枣子、柿子、葡萄,成熟到八九分的七八月之交,是北国的清秋的佳日,是一年之中最好也没有的GoldenDays。

  有些批评家说,中国的文人学士,尤其是诗人,都带着很浓厚的颓废色彩,所以中国的诗文里,颂赞秋的文字特别的多。但外国的诗人,又何尝不然?我虽则外国诗文念得不多,也不想开出账来,做一篇秋的诗歌散文钞,但你若去一翻英德法意等诗人的集子,或各国的诗文的An-thology 来,总能够看到许多关于秋的歌颂与悲啼。各著名的大诗人的长篇田园诗或四季诗里,港京图库55665中美贸易战已经成为地地道道!也总以关于秋的部分。写得最出色而最有味。足见有感觉的动物,有情趣的人类,对于秋,总是一样的能特别引起深沈,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来的。不单是诗人,就是被关闭在牢狱里的囚犯,到了秋天,我想也一定会感到一种不能自己的深情;秋之于人,何尝有国别,更何尝有人种阶级的区别呢?不过在中国,文字里有一个“秋士”的成语,读本里又有着很普遍的欧阳子的《秋声》与苏东坡的《赤壁赋》等,就觉得中国的文人,与秋的关系特别深了。可是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国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

  南国之秋,当然是也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比起北国的秋来,正象是黄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

  惋惜过后,心渐渐静下来审视自己的灵魂:不像话,美德在利益中失落自己,正如卜溪在大海里换落了自己。多少年来,有那么一枚邮票,总让我耿耿于怀。这分明是卡戳员的小疏忽,而我却暗暗庆幸这种小疏忽,它让我省下了八分钱—我小心翼翼地揭开那枚邮票,贴在了回信的信封上。这分明是卡戳员的小疏忽,而我却暗暗庆幸这种小疏忽,它让我省下了八分钱—我小心翼翼地揭开那枚邮票,贴在了回信的信封上。 大自然是一切音乐的起源,每天我们都生活在这充满快乐的歌声的土地上。作曲家把它们记在心弦上,演奏家永不停止地奏着。听啊,那如天使般的可爱的歌声,从树梢,从月光,从大地,轻轻地传向四方!!…… 母亲扰如一林野菊花,质朴而顽强地生活着.我便是母亲枝头那淡紫色的花朵。是母亲给了我生命和开放的勇气。‘杀母亲出生在新中国诞生之年,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五十年的艰辛坎坷,母亲伴随着新中国一起走过。小时候,爱问母亲小时候的事。母亲说光着脚板放猪打草,说树皮饭难以下咽,母亲还说榆钱是最好吃的东西!长大了,才知道那是一份属于祖国和母亲的苦涩的回忆。 但此时此刻忧伤不会让你走进忧伤,美丽却让你投靠美日日。静坐如禅这时候你却宛若一个洗衣妇,不过你洗灌的不是衣服,而是你的思想。选择一间小屋,关上门。让光源从窗口静静地倾泻进来。这时候你便坐在书案前。静下心来,把思想的井掏空了,空灵如无穷的白纸。你逐渐理顺和找回自己的思想 我曾用心地来爱着你,为何不见你对我用真情!无数次在梦中与你相遇,惊醒之后你到底在哪里……这时候,月隐星现,露重风轻,夜色深得不见底,人世静得没有边。一阵美妙的琴声,和着朦胧的星光,从窗权流淌进来。我站起身,撩开窗帘,看见楼下的路灯旁,坐着一个女孩,正捧着纤巧的口琴,悠悠地吹。她穿着一身红衣裳,像黑夜里的一团火。另外,我隐约看见她的黑眼睛很大很亮,闪烁着梦幻般的光波。她很

 
玄机图| 中彩堂| 56568蓝月亮| 壮元红彩坛| 品特轩| 横财富论坛| 金光佛论坛581555| 九龙阁| 王中王网站| 百合图库| 曾道人| 抓码王高手论坛| 彩圣网| 一肖中特| 白小姐图库|